www.19119.com主站 内网
职工艺苑
【散文】我小时候过年是这样的
发布时间:2019-02-01 文章来源: 编辑: 浏览:

 

莫言在《故乡过年》一文中提到,他们家的春节是这样过的:女人们带着女孩子在家包饺子,男人们带着男孩子去给祖先上坟。那时候,不但没有电视,连电都没有,吃过晚饭就睡觉。睡到SAMSUNG正晌时,被母亲悄悄地叫起来。起来穿上新衣,感觉到特别神秘,特别冰冷。

我小时候过年可比他热闹多了。一放寒假,父亲就会把我和弟弟送回农村老家。年前的大集上,爷爷总会在集市里认真挑选他认为最漂亮的头花,送给我和堂妹。那个时候带上头花能美好多天,白天大家挽着手在村里“招摇”,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舍得摘下来。

从小年开始,每一天都有活动安排。二十三糖果粘、二十四扫房子……

最重要的要数除夕守岁了。奶奶这天是家里的总指挥,她会先列好年夜饭的菜单。然后爸爸妈妈、叔叔婶婶们,杀鸡的杀鸡、剁肉的剁肉,在奶奶的指挥下,有说有笑地从早忙到晚。原本冰冷萧瑟的冬日小院里,连空气里都弥漫着热气腾腾甜蜜的味道。

大人们在做饭,孩子们则聚成一团。算上堂弟堂妹,我一共有七个弟弟妹妹。大家在一起有趣的事情,一口气是说不完的。做什么都是成群结队,乌拉拉一大串。放个烟花,玩个牌,争着从零食里挑自己喜欢的。当然,也会有小摩擦,你踩脏了我的新鞋子,我的烟花烧到他的新衣服……脾气好的不过撅个嘴,表达一下不开心;气性大一点的,就要哇哇哭着去告状了。

这天,大家最喜欢吃的还是奶奶做的“糖盘子”。爆大米花、炒花生、熬糖稀,奶奶总能恰到好处地掌握火候,让妈妈和婶婶们望尘莫及。当前期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好,奶奶把大米花和花生倒入糖稀里,不停地搅拌,直到糖稀包裹住每一粒大米和花生。然后趁着热乎劲儿,倒在案板上,用擀面杖轧紧轧实。这时,旁边的大家早已流着口水,“摩拳擦掌”抢着吃第一块。一口咬下去,米香和糖完美结合在一起,再加上被发挥到淋漓尽致的花生香,那种香脆味真是让人难以忘怀。

“呵呵,慢点吃,别噎着。”奶奶则在一旁慈祥的看着大家。

晚上八点,当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时候,重头戏年夜饭也开始了。大人们一桌,孩子们一桌。即使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这一晚的菜式,也是全年最好吃最丰盛的了。全家人围坐在餐桌前,媳妇们也被“要求”喝一点酒,大家边吃,边聊着一年的趣事,空气中充满着欢笑声和鱼、肉香,那是最令人怀念的人间烟火……

初一清晨被大人从被窝里拽起来,穿上新衣服,揣上“压腰钱”,戴上红头花。吃过饺子,拜年开始了。大人们先给爷爷奶奶磕头,一边磕头一边大声的“报告”:给爹磕头,给娘磕头。然后轮到小辈们磕,先给爷爷奶奶磕,再给叔叔婶婶们磕。我和堂妹因为是女孩子,不用磕头拜年,只站在旁边偷偷的笑。这边自家的“仪式”还没举行完,那边村里的老少爷们、亲朋好友就来了。大老远就能听见,“大爷,大娘,过年好”,排着长长的队伍,话音不落就开始磕头。“俺大叔在家吧,不在就给他磕这儿了。”奶奶抓起一把糖或花生,忙着往孩子们的口袋里塞,“不用磕了,赶紧来吃糖。”叔叔婶婶们也开始收拾一番出门,各自一队给村里的其他亲戚长辈们拜年。

现在想来,小时候过年,空气里始终洋溢着欢乐的气氛,连孩子间的争持都变得有滋有味。

喜欢清晨被鞭炮声吵醒,喜欢夜里看烟花修饰整个村庄,喜欢看集市上熙攘着笑开了花的人群,那些记忆,历久弥新。我决定,今年过年我要把小时候那些仪式感的事情做个遍!

(郁琳)